bokee.net

律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从“拆迁”到“征收”的演变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在酝酿中,《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也将退出历史的舞台。从“拆迁”到“征收”的演变历时有二十多年,算是个漫长的过程,很小时候就开始对这个拆字彼有印象,看到墙面上标着大大的拆字,外加一个大圆圈或大交叉,就知道那里的房子不久将被拆掉。偶有一回还看到一座十几层高的楼房被爆破拆倒,那现场警戒线外围观人无数,警察个个荷枪实弹地在那警戒,时不时传来好几个女人哭嚎声。那场面是感觉有点惊天动地,爆破声不小,骚动也没有停止过。有人不愿意自己的楼房被拆了,但最终楼房还是在爆炸声中应声倒下。那时觉得好好的房子就这么炸掉了怪可惜的,我家住的房子就远远没有那么好,至于为什么炸了当然是不知所以然的,因为法律对一个小学生而言毕竟是遥远的事,谁动了谁的蛋糕压根不知道。历经二十多年,城市里的“拆迁运动”一定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住房制度改革迎来铺天盖地的高楼大厦呈现在人们面前,大大小小的“拆”字也频频点缀着城市的不同角落,然而那颜色并不那么明快、和谐。1991年3月22日国务院颁布《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旨在解决城市建设过程中的房屋拆迁过程中出现的问题,但这条例用了“拆迁”两字,注定它最终还是被认为是个恶法,要不然“钉子户”、“钉子屋”、“跳楼”、“自焚”“拆错房”等现象就不会时不时发生了。直至2001年6月6日国务院第40次常务会议对该条例作出修订,还是沿用了“折迁”两字。从字义上讲“拆迁”可是动词也可是名词,它反映其种动态或事实,却容易唐塞了“为什么要拆”、“该不该拆”的问题。纵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规定均是如何拆、如何补偿、安置的问题,对“为什么要拆”,“何种情况下拆”均没有提及,只笼统地规定了“城市房屋拆迁必须符合城市规划,有利于城市旧区改造和生态环境改善,保护文物古迹”这样玄乎其玄的筐筐,显然为地方政府以“国家征收”进行拆迁腾出有意思的空间。《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次征求意见稿)直接采用了“征收”的提法,并对征收的情况试图作出对应的规范,第八条拟定内定:“为了保障国家安全、促进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等公共利益的需要,有下列情形之一,确需征收房屋的,由市、县级人民政府作出房屋征收决定:(一)国防设施建设的需要;(二)由政府组织实施的能源、交通、水利等基础设施建设的需要;(三)由政府组织实施的科技、教育、文化、卫生、体育、环境和资源保护、防灾减灾、文物保护、社会福利、市政公用等公共事业的需要;(四)为改善住房困难家庭居住条件,由政府组织实施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的需要;(五)由政府依照城乡规划法有关规定组织实施的对危房集中、基础设施落后等地段进行旧城区改建的需要;(六)国家机关办公用房建设的需要;(七)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公共利益的需要”。该条款例举了可“征收”房屋的情形,并规定“征收”的法律依据限于法律和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地方法规、政府规章等下位法不能作为征收的法律依据。纵使人们对何为公共利益很有争议,但和《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的空白相比,还是很有建设性意义的,挟公共利益为由进行拆迁的现象有望受到相应的遏制。

该条例草案或在未来塑造这样的关系:经营性房地产开发用地涉及他人房屋折迁及补偿问题,由双方平等协商解决,由此引发的纠纷是平等主体间的民事纠纷,政府除介入纠纷进行中立性的调解外,不得进行主导性的行政干预,不得采取行政强制措施使用拆迁人就范;只有国家依法征收房屋,方能启动国家强制力。

权力在宏观调控上层面上影响市场是必要的,而权力直接参与到市场更多的是有人欢喜有人忧,从“拆迁”背后的模棱两可到“征收”的演变是针砭时弊的反思。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意见稿中,以下问题应值得重视:

1、房屋强拆前的证据保全公证问题

国家“征收”基本建立在公共利益之上,优先保障实施固然不应该非异,草案一改以往行政强拆的做法,将强拆由法院实施,是在公平、公正上所做的努力,但现有体制下的地方行政体系和司法体系上的影响还是令人堪忧,所以强拆程序合理设置显得很重要。草案第二十五条规定“被征收人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复议或者不提起行政诉讼,又不履行补偿决定的,由作出房屋征收决定的市、县级人民政府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应在该条规定中规定证据保全公证作为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的必要条件之一。明确委托公证机构进行强拆前的证据保全公证是行政机关的义务,否则执行过程中没有进行公证保全,或由法院进行证据保全均不太合适,法院在强制执行中重在负责审查公证保全是否合法及完善,被拆迁人对所保全的证据有没有异议或补充等问题,而不宜直接承担证据保全执行人的角色,有损公正的立场。

当然被拆迁人在必要的时候,为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亦可主动委托公证机构进行证据保全公证。

2、价值补偿的评估问题是焦点

在评估问题上,评估的公信是首要问题,而目前的评估市场而言似乎难担当此重任,然而又似乎离不开评估机构,否则各执一言,没有个标准。做到评估的结论的尽可能的客观性,除了评估的技术性问题外,关键是做到评估机构真正的独立性,不受任何单位及个人的影响,这一点才是现实最需要的。草案第十七条规定“房地产价格评估机构由被征收人选定。被征收人选定房地产价格评估机构的具体办法由市、县级人民政府规定”,该规定中,“房地产价格评估机构由被征收人选定”似乎有所进取,但“被征收人选定房地产价格评估机构的具体办法由市、县级人民政府规定”这样的做法无疑容易在评估的问题上原地踏步。其次,应该进一步明确,评估结论只是作为国家征收补偿、并据予强制执行的依据,而非最终的依司法裁判依据,在价值评估问题上由双方进行举证、质证、辩论,最终由法院作出裁判。评估机构作为社会服务机构,在特定的条件内投委托人之所好的倾向似乎在所难免,所以,通过诉讼各方委托专业的评估机构进行相互辩论,提出支持自己主张之观点,在对抗中充分展示各方的观点,最终由法院进行裁定公平一些。

总体上看该草案显得过于原则,某些问题没有进行必要的细节化,或然存在实施过程中某些规定被架空之现象。

 

分享到:

上一篇: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

下一篇:刑辩律师是证人可不出庭作证制度的次生

评论 (1条) 发表评论

  • 第一创意
    第一创意 : 真诚感谢您一直以来的支持和投票!相识系于缘,相知系于诚,不论身在何处,我要将平安夜的祝福、狂欢夜的幸福,送给我最特别的博友:愿你事业有成,一生平安,永远快乐! (李洁原创)

    2010-12-24 19:39

发表评论
验证码